《无证之罪》和《白夜追凶》好看到爆,国产悬疑剧要崛起了?

摘要: 一部成功的影视剧,能够为观众呈现出一个时代的生态、一个行业的缩影。

12-09 18:40 首页 新周刊

网剧《无证之罪》。


一部成功的影视剧,能够为观众呈现出一个时代的生态、一个行业的缩影。在这种镜头的记录之下,每个一闪而过的小人物都有着自己的生存立场。


文/钟梦媛


“如此雪夜,最适合杀人了。”


《冰血暴》《猎杀风河谷》《雪人》以及网剧《无证之罪》都选择了在一片冰雪之中,完成了一场颇具仪式感的杀戮。《无证之罪》作为一部网剧,表现得尤为惊艳。


导演不拘泥于原著,将罪恶之城从杭州搬到了哈尔滨(在剧中叫“哈苏”),为一片纯白的血色世界里发生的罪恶,平白增添了一份犯罪的仪式感。这部剧在描述犯罪和人心的同时,也将工业停滞时代下留给一个城市和一代人的创伤,刻画得淋漓尽致。


《无证之罪》的反角李丰田,奉献了全剧最惊艳的表演。


厚重到令人压抑的冰雪,让这部悬疑网剧瞬间变得气场十足。凭借着不下于上星剧的制作水平和远超国产剧剧本的过硬质量,《无证之罪》成为近年来国产悬疑剧最惊艳的亮相之一。


国产悬疑剧真的要崛起了吗?


近十年,影视剧市场风水轮流转,谍战剧、抗日剧、青春偶像剧、清宫穿越剧、唯美仙侠剧都挨个地翻红,一度制霸荧屏。但在这些剧种中,却始终没有国产悬疑剧的身影。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观众对于国产悬疑剧的印象只是《少年包青天》《神探狄仁杰》之类的古代探案小说。


《少年包青天》中的隐逸村一案一直是大部分人心中的童年阴影。图/《少年包青天》


制造悬疑:从警匪刑侦剧开始


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大批电影人涌入市场试水创作的时候,我国就有了“悬疑”色彩的电影。1988年,由李少红执导的《银蛇谋杀案》,曾当过电影放映员的郝飞羽,由于心理变态,专门勾引少女到放映间,放出银环蛇将她们咬死。在现在看来,这部cult片仍然非常先锋。


九十年代,电视剧领域也产生了一批刑侦剧和警匪剧。与香港的《刑事侦缉档案》不同的是,内地警匪剧并没有塑造出一个以警察为主角的职业剧,很多是改编自当时的社会大案。


1999年的电视剧《12·1枪杀大案》,纪实式的拍摄手法、紧凑的剧情设置及其反映的社会问题,都达到了国产警匪剧的最高水平。 


剧中西安刑警的本色演出加上精彩而真实的剧情,让这部连续剧成为经典。图/电视剧《12·1枪杀大案


但除了小部分佳作后,大多刑侦剧都免不了要树立警察的高大形象,从而减少了电视剧的戏剧冲突。


同时,薄弱的剧情线、粗制滥造的场景和演技常年下线的演员也一直是内地刑侦剧的三大弊病。经过了长达十年的不上不下的尴尬局面,随着互联网影视的发展,网剧成为了另一个探索的出口。


2014年,第一部带有悬疑色彩的网剧《暗黑者》在腾讯开播。改编于已成名之作《死亡通知单》,过硬的原著质量让一直备受批驳的薄弱剧情线严谨流畅了不止一点点。


在这种惊艳感的加持之下,大批悬疑小说开始被影视化,《心理罪》《十宗罪》《暗黑者》《美人为馅》《他来了请闭眼》《如果蜗牛有爱情》等网剧先后上架。


除了紧张刺激的剧情,剧中处处可见的黑色幽默也成为本片的一大亮点。图/网剧《暗黑者》


悬疑剧开始被产业化地输出,虽然确实丰富了影视剧市场的类型,但也开始陷入了创作套路化的模式。


悬疑剧的剧本套路开始向两个方向靠拢,一个是男主式,简称为“一个有心理阴影但专业知识很牛逼的男主,如何在好基友的帮助下战胜自己心中的恶龙,打败终极大boss”,比如《心理罪》和《法医秦明》的男主走的都是这种套路。


另一个则是女主向的,又称为悬疑纯爱剧,宗旨就是一边破案一边发糖。至于悬疑?不存在的,详情参见《他来了请闭眼》和《美人为馅》。


两部爱情悬疑剧的评分较低,网络反响也十分一般。图/网络


当国产悬疑剧的进化之路走到了这里,网友熟悉的吐槽声也开始跟上了节奏。


虽然人设很带感,剧情看起来也像是那么回事,但细节的频频出错以及专业知识的不严谨再一次被现实打回原型。


悬疑剧的美剧化节奏和韩剧化制作一直是我国网剧制作的主要模仿要素,但在早期的网剧试水过程中,却总是出现画虎不成反类犬的水土不服感。


部分的悬疑类网剧带着“史上最大尺度”“最血腥暴力”“突破禁忌”的标签而来,呈现出来的却是装逼气质扑出屏幕、剧情线一崩再崩的尴尬。譬如网剧《十宗罪》,悬疑类的硬剧情却偏要凹出偶像的姿态和架势,很难不让人产生荒唐的感觉。


处处可见的韩剧式凹造型开枪,令观众无法代入情景。图/网剧《十宗罪》


刻画矛盾:小人物的挣扎至关重要


经过《暗黑者》和《心理罪》等网剧的试水过后,今年的网剧市场交出了一份令人满意的看片单。


从下半年开始,《河神》《白夜追凶》《无证之罪》先后刷屏。悬疑剧的类型也从单一的男主向或女主向转为了一种群像式的刻画。国产悬疑剧开始从专注于个人英雄式的刻画,向时代群像式的书写转变。


以《白夜追凶》为例,它就是一部非常典型的、注重每一个小人物刻画的犯罪悬疑剧。近几年来,观众看过太多的小鲜肉、大长腿破案侦查的故事,陡然间出现这么一个大叔般的硬汉刑侦老手,那种陌生又接地气的感觉,仿佛看到了另一个重案六组大曾。


含而不露、不温不火显峥嵘的刑警曾克强是一代人的警察回忆(图右)。图/电视剧《重案六组》


但潘粤明饰演的关宏峰比大曾更具有故事性,沉静的眼神、曲折的伤疤,潘粤明将一个标准中年人的形貌演绎出了尘封利剑昭天日的肃穆感。


这绝不是大叔时代下的审美滤镜,而是一个经历过真实生活雕刻的硬汉魅力,而这一点,正是之前悬疑剧人物塑造中缺乏的要素。


过去的悬疑剧主角人设偏单一化,编剧习惯用完美和天才来营造影视剧的非现实性,将主角与现实生活完全区隔。


从《暗黑者》到《法医秦明》,过目不忘的主角设定至少就有3个,天才型的智商更是每部剧的男主标配设定。这种旁观式的追剧模式,很难让观众在人物身上寻找到共鸣的情绪。


对比之下,关宏峰更像市井之中走出来的人物,高冷的秦明反而显得不太接地气。图/网剧《法医秦明》


而《白夜追凶》这类剧以平凡人物为出发点,主角的机智沉稳、屡破奇案是从过去数十年的丰富刑侦经验中得来,既不带天才buff也不带颜值buff,这种可触摸的现实感能够使观众在追剧的时候产生强烈的可接近感。这种沉浸式追剧,才会让观众每时每刻都在为主角牵动心神。


《无证之罪》和《白夜追凶》作为今年最具代表性的两部悬疑剧,除了小人物的刻画与群像式的书写,最值得肯定的是时代背景的完美融入。这种极具现实感的投射,才是真正让我国的悬疑剧开始拥有自己本土化特色的最佳利器。


一部剧就是一个江湖。在这个江湖之中,不会只有主角的英雄式登场,也不会只允许绝对的是非价值观存在。一部成功的影视剧,能够为观众呈现出一个时代的生态、一个行业的缩影。


在这种镜头的记录之下,每个一闪而过的小人物都有着自己的生存立场。


环境之下的挣扎感会让小人物变得有血有肉。图/网剧《白夜追凶》


尺度是一把双刃剑,它在切除一些东西的同时,也在促使创作者迸发出更具灵性的一面。在尺度的框架之下,我们也在期待着国产悬疑剧有这样的进化。


将人物的悲喜融入时代的厚重,让人物在现实世界具象地生活。它包含小人物的挣扎,上位者的钻营,在位者的弄权和无数的政治平衡牺牲品。


这种有张力、有平衡的悬疑范,才能叫观众真正过瘾。





首页 - 新周刊 的更多文章: